顶点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千秋我为凰 > 第1210章 二皇子得出面
最快更新千秋我为凰 !
    北夏皇命人把昨晚那幅画卷交到苏折手上,同时他也得到了苏折手里的东西,打开布料一看,也是一幅卷轴。
     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打开那卷轴,就有宫人匆匆有事来报,但宫人看见沈娴一家三口都在这里,一时踟蹰,欲言又止。
     北夏皇道:“有事直说。”
     宫人便禀道:“启禀皇上,宫外大臣们的府邸,今日有大楚的使臣前去,说是要讨债,闹得沸沸扬扬,家门拥堵……
     “大楚使臣说,还说要不到账,便将昨日之事宣告天下,眼下大人们无法,这会儿已经全部聚集在殿外,求助于皇上。”
     北夏皇脸色有点难看,冷哼道:“自己造的孽,现在还有脸来找朕?朕记得昨日朕该劝阻的都已经劝阻过了,是谁大言不惭地说要鼎力相助一起凑这个钱的?”
     他看了看殿外的日头,又道:“既然来了,都殿外待着吧,让太阳晒晒他们发霉的脑子!”
     宫人颤颤巍巍退下去回话了。
     北夏皇看向苏折和沈娴,又道:“这是几个意思?你们竟也纵容你们的人如此乱来?”
     苏折道:“我大楚上下今夜启程,眼下离启程时间只有两三个时辰,是该早些把债要回来好返程。欠债讨债,这算乱来吗?”
     昨日之事虽是二皇子咬着不放,可北夏皇心中还是愤愤不平,这厮无非就是借着他那蠢儿子狮子大开口。
     北夏皇道:“苏折,你胃口未免太大,先前朕给你的难道还不够吗?”
     苏折道:“你给的?不是你输的?”
     北夏皇道:“不管是朕给的还是输的,横竖已经进了你的口袋里,你是最后的大赢家,何必还要这么咄咄逼人。”
     苏折道:“昨日二皇子咄咄逼人的时候你应该也在场。话都放出来了,现在才想缩起头来不了了之,那昨日我的船白给他搜的吗?
     “眼下还有时间,我看北夏这边还是商议一下怎么解决的好,免得最后闹得天下皆知,二皇子失信于人失信于国,往后怕是在北夏也再难以取信于民了。”
     说着他便起身,袖了换来的那幅画轴,一手牵了沈娴,叫上苏羡,“我们给你们君臣腾地方。”
     北夏皇看着一家三口离去的背影,他本来还想与儿孙再临别前好好叙叙的,可眼前一摊子烂事,哪还有那个心情。
     北夏皇令道:“去把二皇子给朕叫来!”
     老公公出去传话,回来禀道:“皇上,先前大臣们已经遣太监去请二皇子了。”
     毕竟他是昨天带头的人,他怎么可能置身事外。
     彼时,二皇子在自己宫里也着实火大。
     昨日的事,原本他是打算一箭双雕的。
     先将苏折引去海边,搜出赃物,让他在北夏再无立足之地。随之趁着苏折离开行宫之际,再让大皇子对楚君行冒犯之举,以便顺理成章除去大皇子。
     昨日正是一个好机会,苏折必然不想让楚君蹚这浑水所以会留她在行宫里;而事先安排大皇子筹备宫宴,他自是也在宫中,而且还有了一个正当接触楚君的理由,那就是去邀请楚君参加即将开始的宫宴。
     只没想到,第一招棋他落了空,不仅没能抓住苏折的把柄,反遭他讹了十万两。事后他才清醒过来,他是中了苏折的计。
     二皇子想,第一招落了空,那这第二招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。
     结果一回行宫,事情果然照着他所设想的方向发展。
     原以为等待大皇子的要么是他得逞冒犯了楚君,那苏折一定会弄死他;要么是他没能得逞就葬身在那头猛兽之腹,下场同样是个死。
     如此也算轻松除掉了一个想与自己争夺皇位之人。
     但是可惜了,最终大皇子既没有得逞也没有葬身兽腹,他虽被苏折打个半死,但却留了一条命。
     好在二皇子自认为谨慎,备了后手,以楚君之画像扣了个猥亵之名在大皇子头上,仅看昨晚父皇有多么生气便可知,大皇子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     就算这次算他命大活了下来,从此父皇厌弃他,他也是无缘帝位了。
     二皇子思及此,总算心里才稍稍出了一口郁气。
     那招供的太监他也第一时间料理干净了,便是想查也难以查到后续。
     然而,他万万没想到,听说苏折去了北夏皇那里,随之他就收到消息,苏折竟是去替大皇子求情的。
     而且北夏皇也允了,直接把大皇子从牢里提了出来,送回宫里禁足。
     这什么意思?他苦心谋划才置大皇子于如斯境地,竟还抵不过苏折几句话的事?
     二皇子在自己宫里气得一把掀翻了书桌上的笔墨纸砚,洒得满地都是。
     他咬牙切齿道:“他苏折,就是要跟本宫对着干。”
     还没等他气消呢,就又有消息传来了,就昨天的那十万两银子,大楚那边咬着不放,非得要拿到银子才肯罢休,否则就把昨晚的事昭告天下。所以大臣们就派人来请他出面。
     二皇子都快要气炸了。
     昨天他承诺的事,今天他一直没有任何动静,想着如是大楚那边不提,这件事也就过去了。
     可事实上,大楚那边怎会不提,他们还简直恬不知耻,竟挨个登门要债了。
     他今日要是躲着不出,以后就再难让那些大臣们信服不说,真要是让天下人皆知他言而无信、违背承诺,以后他更难以再在北夏树立威信收拢民心了。
     故事情找上门来,尽管二皇子心中怒不可言,却也不得不出面。
     他随后收整好情绪,更衣毕,便前往前宫大殿。
     这厢,苏折携沈娴和苏羡从殿上出来,一干北夏大臣正跪在太阳底下,看见那一家三口,一时是心境复杂,又有些牙痒痒。
     不过一家三口却是连看都未曾多看他们一眼,径直从殿前的侧廊走去了。
     走完侧廊,一家三口走在小径树荫下,苏折忽与沈娴道:“我现在憋不住想告诉你昨日船上的事了,阿娴你要不要听?”
     沈娴自然而然地顺着他的话头道:“我也不能真让你憋坏了,你既要说我就听着便是。”
     苏折道:“那便找个凉快的地方坐下来慢慢说。”
     然后他们便在回去的路上有个凉亭,坐下来歇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