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三国之龙图天下 >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战争要结束了……
最快更新三国之龙图天下 !

    “张燕部自进入战场之后,就没有任何消息了!”这个消息顿时让郭嘉如同遭受雷霆一击一样,晕头转脑,整个人最后一口气都仿佛被抽调了一样,脸色苍白的难看。

     “噗!”

     郭嘉最后终究还是忍不住,一口血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 他的精气神仿佛都被抽调出来了。

     整个人如同的行尸走肉一样,一点精神都没有了,连眼神之中的光芒,都仿佛如同那燃烧殆尽的蜡烛一样,失去了火焰。

     “祭酒大人!”

     众将连忙上来的扶着郭嘉。

     “天亡大汉也!“

     郭嘉无语长叹,一声的仰天而吼,把自己最后的不甘心给叫喊出来了。

     大局推进,任何一枚棋子,都很重要。

     可他偏偏忽视了不止一枚。

     管亥。

     张燕。

     皆为魏军的主将,特别是宛城的一战之后,魏军不管是顶层还是中层将领都损失惨重,所以提拔了不少的青年大将。

     管亥自此崛起,而张燕率部投诚,麾下的黑山军更是精锐之一。

     可他都忽视了一点。

     这两个都是黄巾余孽。

     所谓黄巾余孽,那都是当年黄巾起义的残部,走到今天,本不该有太多的影响力的,可牧氏本黄巾出身,大贤良师一脉终究还是有些香火情的。

     这很容易就会受到动摇的。

     管亥叛变,已是证实,现在唯一希望是张燕没有叛变,如果张燕部还能作战,那么他们还有点希望,如若张燕部反水,那么此战必败。

     “找!”

     郭嘉竭斯底里的叫喊着:“把张燕找出来,另外传我军令,各部的收拢战阵,迅速撤出当前战场,往长子城集中,快……”

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 郭嘉的反应不可为不快,但是明军确实早有布局,有心算无心,已经把郭嘉所有的退路,都已经拦腰斩断了。

     马定山往北,三十余里。

     张燕部驻扎之地。

     这时候的主营之中,却剑拔弩张起来了,内外围着一层层的人,兵器都已经拔出来了。

     “你们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 张燕眸子不怒而威,一扫而过,看着一个个的渠帅:“是不是想要反了啊?”

     突变来的太快了。

     即使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 他没想到,会在这时候发生叛乱,而且动乱的还是自己最为信任的不下,和自己出神入死十几年的兄弟。

     “渠帅,我们没想要反你,只是希望你不要带着黑山儿郎去为了别人卖命而已!”一个大汉站出来,目光看着张燕,冷冷的眸子有一抹阴森的光芒。

     “我说今日他们怎如此大胆,敢公然反某家,原来是你,杨凤于毒死了之后,也只有你白绕,才有这等影响力,能让这些渠帅都背叛某家!”

     张燕的目光有一抹杀意的,顶着眼前的大汉。

     这是白绕。

     也是的黑山渠帅的一员。

     但是他没有杨凤于毒这般的名声响亮,可在黑山军之中,他也的确是数一数二的威名,杀出来的英雄好汉。

     即使在太平道,他也是有护法地位的长老。

     所以张燕对他很器重的。

     可没想到白绕今天会站出来反他,这的确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让他有些进退艰难。

     “我说过了,我不会反渠帅的,但是今天,渠帅这兵出不来这大营!”白绕固执的说道。

     “某倒是想要看看,你白绕有多大的本事,能让我张某人出不来兵!”

     张燕自负的说道:“黑山儿郎,不是你的兵!”

     “那也不是你的!”

     白绕反驳。

     “来人!”

     张燕冷喝一声。

     然后回应他的只有一片寂寥,他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周围的将士,最后目光落在的杜长的身上:“杜长,你也背叛某家了!”

     这是他最相信的谋士。

     “没有!”

     杜长摇摇头:“只是我认为白渠帅做的对!”

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 张燕有些竭斯地里的叫问。

     “渠帅要我的命,我无话可说,但是渠帅今天不能出兵,咱们黑山儿郎,死的太多了,不能继续死在这战场上了!”

     杜长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 “你以为某家不敢吗!”张燕拔出长剑。

     “好热闹啊!”

     一个突兀般的声音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 众人抬头,只看到一个身披战甲,威武冷厉的大汉走进来了,他们都看着如此大汉,有些陌生,有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 “是管亥护法?”

     “当年神卫大将管亥?”

     “圣女身边的神卫大将!”

     有人认出来的管亥的身影。

     “这么多年没见了,褚飞燕,没想到你也能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局面吧!”管亥的身上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,他是历经一场大战,才来到这里的。

     他玩味的眼神,让张燕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 他和管亥不陌生。

     不过过去的事情,他们好像不愿意提起,即使大家都投靠了魏军,也很少见面,见面也当不认识的样子。

     褚飞燕,一个好久好久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 “管亥,你不应该在南边战场的吗,你怎么在这里?”张燕幽沉的问,心中有一抹不安的情绪在荡然起来了。

     “打过来了!”

     管亥淡淡的说道:“刚刚把曹仁给干掉了,他部下主力也被我击溃了!”

     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 张燕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 “我不同你!”

     管亥嘴角微微的扬起一抹冷笑:“某至死,认的也是大贤良师,是圣女!”

     “原来这么多年,你都是牧氏的走狗!”张燕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 张宁本该死的。

     他当年心软了。

     可他也不认为张宁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,可偏偏让张宁遇上了牧景,这些年随着牧景纵横天下,他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 总会想着有一天,牧景会带着张宁,回到黑山上,找他算账。

     他愿意走出黑山,愿意投诚曹操,未尝没有希望通过这样,而让自己把那该死的恐惧感给消灭掉了。

     “随便你怎么说!”管亥施施然的说道:“现在你就两选择,要么束手就擒,要么我斩了你!”

     “管渠帅,你说过,不伤我家渠帅的!”

     杜长看着管亥。

     “杜长,现在的局势,是黑山军必须要投诚,不然吊在中间的黑山军,最后有什么结果,你比我更清楚!”

     管亥斜睨了一眼杜长:“我可以不计较过往,连圣女都说了,前尘往事可以抹掉,但是大战关头,谁敢坏事,那就会被秋后算账,黑山军不是不动就行,而是必须要动起来了,你们才能在战后,让更多的人活下来了,明白吗!”

     然后他看着张燕,到:“我当初答应你,是说他若束手就缚,那么我可以不伤他,可他如今要反抗,难道我能让他坏事情!”

     张燕面容铁青。

     他的拳头握紧,浑身的气息绷紧了,仿佛随时都要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 “你看,我可不放心他!”管亥看了他一眼,冷冷的说道:“如果他执意要反抗,杀掉才是最好的选择,对吗!”

     “渠帅,求你了,为了黑山,也为了我们这么多儿郎能活下来,你莫要让吾等难做!”白绕和杜长也知道,管亥的话没错,他们只能让张燕暂时性的失去反抗的力量。

     “请渠帅束手就缚!”

     众将跪膝而下,齐声而言。

     “你们?”

     张燕看着有些苍凉的笑了起来了:“这就是因果报应吗,当初我让你们在我和张宁之间选一次,你们选择我,张宁总盘清理,最后仓皇逃命,如今却轮到吾也!”

     “吾等绝不让渠帅受到半点伤害,但今日为黑山儿郎,为无数百姓,我们只能冒犯了!”白绕低喝一声:“来人,捆上!”

     “不必了!”

     张燕有些心若死灰了,他也是一个刚性的人,看着管亥,冷冷的说道:“今日你技高一筹,某倒是睁大眼睛,看看你未来能走到哪里,你不是想要让吾不能抵抗吗,我也知道你信不过我,可我不会让我的兄弟难做!”

     轰!

     他浑身刚劲爆出来。

     逆行奇经八脉,一身武艺,夏练三伏,冬练三秋,点点滴滴积累下来的内劲罡力,在一瞬间崩溃,付之而流水。

     这就是自废武功。

     “够狠!”

     管亥目光有些深沉的看着张燕:“当年圣女输给你,不是没有道理的,他们宁可不顾大贤良师,也相信你,果然是有眼光啊!”

     “成王败寇,生死随你!”张燕面色苍白,仿佛一点血色都没有,看着管亥,淡淡的说道:“现在,你可以报仇的!”

     “你知道,我不敢杀你的!”

     管亥摇摇头。

     张燕在黑山军的威望太高了,如今关头,他岂敢动张燕,他还需要黑山军加上他的徐州主力,击溃魏军最后的阵型。

     这样首功才算是到手了。

     “白绕,杜长,你们立刻集合兵力,联合我部,向东进击,我要击垮徐晃部,彻底的结束这一战,只要打赢了,功劳到手,日后黑山之罪,全数可以免去……”

     管亥道:“这是圣女通过张火传来的话,你们可以不相信我,但是我相信你们应该相信圣女,别人都想要吧黑山屠戮殆尽,但是圣女始终是的太平道的圣女,也是黄巾军的少主,她敢说,就敢保住你们,但是前提是,你们得自己争气!”

     “明白!”

     杜长和白绕点点头,立刻整顿兵力。

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6

     不足半日,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 “徐晃部被击溃,徐晃力竭而被俘虏?”这消息如同惊天动地,让郭嘉最后一点精神支柱都撑不住了,整个人一口气过不来,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 “祭酒大人晕厥过去了!”

     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 众将顿时慌乱起来了。

     大夫用了小半个时辰,才让郭嘉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 “大势已去!”、

     郭嘉醒过来之后,幽幽的说道:“立刻传我军令,各部留下断后兵力,火速撤出来,不要向东了,向北,不要去长子城,一直往北……”

     他的话说完,又晕厥过去了。

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 而这时候的明军,却在做最后的围剿。

     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 张辽听到徐晃部被击溃之后,大笑了起来了:“此局已成,他们再难有翻身之机会了,传我军令,各部自由围剿,俘虏不杀,反抗者,格杀勿论,清缴战场!”

     “是!”

     众将顿时迅速的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 两日之后,魏军最后的主力,吕布夏侯渊等人率领,意图往北,从背面太原撤出战场,却被戏志才奇兵突出,堵死在了长子城北郊。

     然后张辽亲率主力围剿。

     魏军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 这个消息传回来,不需要半日的时间,着实让牧景略有些意外啊。

     “好漂亮的一战!”

     牧景翻阅传回来的战场记录,不由自主的感慨的说道。

     他能打赢曹操,凭借的是新式武器,先是火炮轰,然后就是燧发枪的首秀,超时代的武器,闭着眼睛都把他们干死了。

     这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 可正面战场上,张辽和戏志才的兵力相对而言是不足的,即使有王牌在手,可很难说就能把握得住,而且即使牧景都不敢说绝对相信管亥。

     怎么用管亥,是一个很大的技巧。

     最重要的一点,张辽和戏志才能击溃魏军,已经是非常好的一个结果了,但是这一战,却大获全胜,几乎把二十几万魏军弄得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 这可不是简单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 “张辽上将军的指挥,戏志才参政的出谋划策,他们两个搭配起来,果然是无往不利啊!”徐庶也有几分感叹,更是羡慕。

     这两人都是战场上不一样的奇才,关键他们能搭配起来了,一个谋士和一个主将,想要完美无瑕的配合,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 毕竟每个人都有主将的主观意识,而且越是有能力的人,越容易固执自己才是对的,配合不好,就容易发生内斗。

     “不管如何,他们这一战,打的好,也为朕解决了最后的麻烦!”

     牧景吐出了一口浑浊之气,他双手背负,看着蓝天白云,仿佛这天地之间的空气,都变得舒服的多了,他幽幽的说道:“战争,总算是要结束了……”

     他们已经打的很多年很多年的战争了。

     这一场场的战争,已让他精疲力尽了。

     到了今天,他才有胆气说一句,他要结束这天下的动乱,要结束这几十年来的残酷而无情的战争了……

     “是啊!”

     徐庶也回应,他的目光变得很复杂,曾经他也不相信牧景,可他如今却庆幸,当年追随了牧景:“战争,要结束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