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三国之龙图天下 >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摧枯拉朽的一战 九
最快更新三国之龙图天下 !
    曹操是一个枭雄,他这一生在战场上厮杀无数次,打过胜仗,也吃过败将,自以为自己能承受一切的结果。
     可这一刻。
     他却真的有些接受不了眼前的这一幕。
     他可以败。
     可怎么能败的这么迅速,这么的无能,仿佛就好像一块豆腐撞在的石头上,毫无征兆的就粉碎了。
     他麾下有足足六万精锐,不管是摸金营还是发丘军,那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,是他的底气。
     牧景手上连一万主力都没有。
     地形上大家都是平定的。
     天时地利人和,他没有输一样,怎么就败的这么的凄惨,这么的惨烈呢。
     当他看着一个个魏军将士倒在血魄之中。
     当他看着无数的儿郎被吓破胆子。
     他忽然失去了所有的斗志。
     “哈哈哈哈!”
     曹操仰天长笑,凄厉的叫声在战场的声音之中的回荡,他怒喝老天爷:“贼老天,你怎么能如此耍某家!”
     这世界最绝望的事情。
     可能就是点燃的一丝丝的希望,在一瞬间被扑灭了。
     他算是明白,为什么牧景明知道兵力不如自己,还敢进行斩首战术,明知道壶关乃是天险,还敢进攻。
     这就是自信和底气。
     “大王,撤吧!”
     典韦作为曹操的宿卫大将,当年在宛城他曾死里逃生过一次,自此之后,十分低调,但是武艺却已经更上一层楼。
     如今的他,比吕布,黄忠,不逊色半分。
     但是眼前的战场,却也让他胆寒了。
     非人力可战。
     他只能护卫这曹操撤出来了。
     “往哪里撤?”
     曹操嘶哑的声音问着:“天下何处还能容得下吾也!”
     败了。
     败的惨烈。
     也败的没有一点余地。
     他心情非常清楚,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的,这一战败了,魏军也失去了精神,失去了灵魂。
     足足六万主力,还干不过牧景不足万的兵马,他即使能逃出去,日后他还能用什么来和明军对垒。
     “杀!”
     “击溃他们!”
     “围剿!”
     明军却越战越勇,新一军的将士们打出了风采,他们开始以小规模方阵前进,强行推赶魏军的主力的。
     “活抓曹孟德!”
     牧景意气风发。
     这一战,他打出了真正的风采,也把这个时代给埋葬了,火器,正式的成为战争的主流了。
     他指着前方,看到了曹操的身影,怒喝的说道:“朕要活的!”
     这话对于曹操而言,有些是侮辱。
     “牧龙图,你抓不住孤的!”
     曹操双眸泛红,竭斯底里的叫喝着。
     他拔剑而出。
     “曹孟德,不要让朕瞧不起你!”牧景长啸一声,怒吼起来了:“输了就是输了,朕让你活,你就不能死,你敢自刎,朕就敢让曹氏和夏侯氏九族灭尽!”
     “可笑!”
     曹操感觉莫大的耻辱。
     但是周围的一切,却又让他难受起来了,另外他不得不顾虑的曹氏和夏侯氏,君王一怒,血溅千里。
     他不认为牧景的话,是儿戏。
     “罢了!”
     曹操怒极而笑:“孤既输了,就当承受这耻辱,你牧龙图无非就是想要羞辱孤而已,孤由你便是了!”
     “降者不杀!”
     牧景也理智回笼了一些,大势已成,这时候不能继续杀戮了,他便喊出了这一句话。
     “降者不杀!”
     “降者不杀!”
     明军将士齐声的叫喝。
     魏军本来就军心崩溃了,他们瞬间就开始不断的放下武器。
     “投降!”
     “我们投降了!”
     “不要杀我们!”
     在生死面前,人性总是那般的懦弱的,他们也有家,有亲人,他们也想要回去见见自己的亲人,而不是死在这里。
     一瞬间的时间,魏军数万将士就丢下武器,匍匐在地。
     但是也有一些将士骨子里面是血性了。
     “吾与尔等明贼拼了!”
     “某家不投降!”
     他们前赴后继的扑上去,然后毫无意外的倒在了明军的枪口之下了。
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 侧翼战场。
     “败了!”
     “怎么会?”
     “不可能!”
     “我不相信!”
     魏军正在和明军交锋,曹纯曹昂等诸将却诧异的看着这一幕,这让他们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     “回师!”
     “救援大王!”
     曹纯反应过来了,不管不顾,立刻率军返回。
     可是这时候马超岂能让他们好过。
     “冲杀!”
     马超的精锐瞬间从防御到进攻,反击魏军主力了,时机只要抓住了,战争也就是那一瞬间的结果。
     马超和皇甫坚寿的联合进攻之下,魏军彻底的兵败。
     曹纯曹昂被抓住。
     麾下主力战死超过三分之一,其余的全部成为俘虏。
     壶关一战,落下帷幕。
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 夜色幽幽。
     明月皎洁。
     壶关西城之外,这一片战场依旧是狼狈无比,横七竖八躺着一具一具的尸体,鲜血染红了大地,断落的武器无数,斩断的旗帜一面接着一面。
     明军将士正在拿着火把,打扫战场。
     伤兵营之中,明军和魏军的伤兵,正在起起伏伏的哀嚎着,无数的军医大夫正在进进出出的忙碌。
     俘虏营建立起来了,位于城郊侧翼,新一军亲自盯梢,没有人敢有半分的躁动,他们都被白天一战打蒙了。
     牧景走在狼藉的战场上,步伐很沉重。
     战争,总归是不好的。
     这些生命的凋零,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。
     有时候他会去想,大家合力把这个世界弄得更加美好,不好吗,为什么一定要打仗。
     可事实上,战争的存在,即使是未来,也不会消除。
     “但愿此战之后,天下安平!”
     牧景长叹一声。
     他打了太多年的战役了,失去了太多,也见到了太多的惨状,他无比的渴望,这个世界能和平。
     “天下已平!”
     站在牧景身边的徐庶,幽幽的开口,回应牧景的话:“大明已一统天下了!”
     此战之后,魏军主力必不存,天下没有任何能挡得住明军兵锋的人和势力,天下归明,已是大势所趋,
     “希望吧!”
     牧景露出了一抹苍白的笑容。
     他目光斜睨了一眼站在远处,看着火炮营的皇甫坚寿,他走过来,拍了拍皇甫坚寿的肩膀,问:“是不是在埋怨朕!”
     “不敢!”
     皇甫坚寿摇摇头。
     “不敢,就是有了!”牧景轻声的道:“火炮军的强大,必是魏军目标,为了让新一军能发挥出威力,火炮军必须是诱饵,这是战术,朕的确对不起火炮军战死的儿郎们,他们没有能发挥出火炮,却被近身而斩,此乃朕之过,然为天下大局,再来一次,朕也不会后悔!”
     这就是当家做主的无奈。
     一切为大局着想。
     牺牲是在所难免的。
     “末将绝不是怨陛下,而是末将心疼!”皇甫坚寿这才红着眼睛说道:“为天下而牺牲,火炮将士无所畏惧,然我们却只能放弃火炮,和他们短兵交接,战损过两营,这可都是我们一个个挑选出来的火炮精锐啊!”
     牧景能理解皇甫坚寿的心情。
     带了兵的人,都是这样的。
     谁又能不心疼自己的兵。
     可这就是战场啊。
     牧景没有过多的安慰,有些事情,需要皇甫坚寿自己走出来,皇甫嵩其实没有把太多的东西交给自己儿子。
     皇甫坚寿是需要自己成长的。
     他的未来,能不能承受得住火炮军中郎将的责任,就要看他能不能承受得住将士们的牺牲。
     “陛下!”
     这时候有人过来和徐庶说了几句话,徐庶上前禀报牧景:“斥候放牧的时候,抓到一个人!”
     “谁啊!”
     “司马懿!”
     徐庶道:“魏军禀报,壶关之中的所有人迅速四处逃喘,司马懿也逃出去了,不过他穿着农夫的衣服,却被我军斥候识破,直接抓起来,很快就被认出身份了!”
     “司马懿?”
     牧景咧嘴一笑,道:“这倒是一个人物啊,先关起来把,朕现在没有什么心情去和他聊天!”
     这个人在历史上很牛的。
     他最牛的一个,那就是熬死了无数人,长寿的代表,同样也是一个能忍让的人,不然他早被斩了。
     “是!”徐庶点头。
     “曹孟德如何?”
     牧景不能让曹操死了,他活着才是最大的价值,天下若一统,必要人心服,他可不指望能镇服曹操。
     曹操他还有用处。
     “很丧!”
     徐庶用了一个比较现代化的词语形容:“想死,一副没有了精神,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样子!”
     “不要让他死了!”
     牧景低沉的说道。
     “陛下,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!”徐庶低沉的说道:“不管是为了大明,还是为了天下太平,万万不可心软啊!”
     他不知道牧景在寻思什么,但是他知道,曹操活着一天,都是一个威胁,这时候杀了曹操是最好的。
     “说这话的人,是不够自信!”
     牧景淡淡的说道:“朕相信,想要天下安康,不是一定要杀人,每一个人都有他存在的价值,曹孟德也有,此人朕还有大用!”
     打仗打完了,就该想想未来的事情了。
     这天下主流,不是打仗。
     是发展。
     他想要这个时代不要这么落后,那么接下来,他就应该抓住每一个时机,去好好发展这个时代了。
     “另外把咱们这里的消息快马加鞭的传出去,又多张杨就多张杨!”牧景看着天空,那点点的繁星让他感觉好像天地都不一样了:“战争应该结束了!”
     他斩首战术成功。
     不管大局如何。
     魏军必败。
     这时候的消息传出去,魏军自然军心大乱,只要戏志才和张辽抓住机会,他们就能彻底的把魏军击败了。
     而牧景不知道的是,在一日之前,主战场的局势就已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战局变化了……
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 两日之前。
     前线战场呈现出胶着的状态。
     不管是戏志才还是郭嘉,都是一个非常谨慎而小心的人,如今兵力交错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如同下棋。
     一步错,就是步步错。
     马定山上。
     明军指挥部。
     张辽,戏志才,陈宫,等人齐聚一堂。
     “包围圈收拢了!”
     戏志才低沉的开口:“郭奉孝有些着急了!”
     “他们兵力占优,着急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!”陈宫回应,他叹气:“只是之前我们被徐晃和曹仁联手的进攻,失了先机了!”
     “魏军诸将,皆有胆识,不可小觑!”
     张辽平静的说道。
     “不能胶着了!”戏志才说道:“这样下去,我们的军心反而会先不稳!”
     “嗯!”
     张辽也点头。
     他来回踱步,虽然手中有一张王牌,但是打出来,那就必须要有一个结果了,能不能一击凑效,他不敢说。
     “文远!”
     戏志才开口:“现在就看你下不下决心了!”
     “是该下决心了!”
     张辽点头。
     有时候拖的时间越长,越容易出现变数,现在就看这一枚棋子,能不能发挥出的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     “庞德!”
     “在!”
     “你立刻回营,率军出击,目标,吕布!”
     “是!”
     “记住,拖住吕布一天时间,不惜代价,决不能让吕布主力出现!”
     “是!”
     “其余各部何在!”
     “在!”
     “传我军令,决战自今日打响!”张辽下令:“各部遵从的战术计划,不得有任何拖延!”
     “是!”
     众将点头。
     大战的瞬间打响,让魏军诸将都有些疑惑的。
     要知道,魏军主力将近二十万主力,都在这里了,他们面对明军,略有优势的,从外围呈现包围之局。
     明军要是以点破面,突围,他们倒是能理解,但是明军的战局之下,明显看起来有些正面对砍的意思。
     这是哪里来的勇气啊。
     不过这不影响郭嘉的布局,郭嘉很稳:“传令各部,既然明军敢反扑,我们就敢进攻,围杀他们!”
     “围杀他们!”
     “围杀他们!”
     魏军的斗志和战意都还算是很高的。
     但是战局布置上,因为是合围,所以才会出现了衔接上的一些问题,但是这时候郭嘉并不是很在意。
     可很快,郭嘉就发现问题了。
     “牵制住吕布,却把我们放进来打,为什么?”郭嘉百思不得其解,也不多想,继续进攻。
     然而,就在关键的时候,突生变故。
     “祭酒大人,我部溃败,曹仁将军已战死!”
     “怎么会这样!”
     郭嘉脸色苍白,怒极攻心之下,一口淤血吐出来了。
     “是管亥!”
     浑身染血的溃兵禀报:“管亥突然率部反水,从侧翼进攻我部,曹仁将军拼死抵抗,但是根本没有挡住,全军覆没了!”
     “该死!”
     郭嘉突然一切都明白了,他脸色越发的苍白,瞳孔也渐渐失去了色彩:“我明白了,管亥,黄巾军,原来是这里……”
     牧景出身黄巾。
     这一点,他们越来越多人忽视了,所以对于那些黄巾遗将根本没有防备。、
     他突然问:“那张燕部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