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穿书后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> 第439章 地球最后的幼崽
最快更新穿书后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!
    林止风停在距离第三阵眼不远的太空中,用神魂在飞船上刻下了神祐大阵。就算她和蕴虚打起来,这艘飞船和三只圆球都能安然无恙。
     她知道,只要在这里停留一分钟以上,蕴虚就会察觉到她的到来。
     林止风闭上双眼,神魂迅速而无声地笼罩在阵眼所在的星球外,凝固虚空,刻化阵法。
     神灵的阵法坚不可摧,成型的一瞬,不管蕴虚发没发现她,都不可能逃得掉了。
     “怎么还是监测不到地表情况啊?”003懊恼地看向林止风,以为是自己和飞船的问题。
     005和7888也彻底绝望了。进入手臂区的第一天,他们还很兴奋,结果一路就像穿行在死亡区,除了黑漆漆的星球,什么都看不见。
     “我下去看看情况。我有防护服和氧气,去哪里都方便,你们不适合探索,就留在这里等我吧。”
     林止风没有跟他们解释太多,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凯亚星系星民来说,神魔的概念很难理解。
     好在他们对人类的了解也很少,完全不知道五岁半的小孩子,能做出这种种举动,会被真正的人类称为妖孽。
     “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不要离开飞船。”林止风用上神魂力量叮嘱,这句话就似刻在了他们的思维和基因中。
     林止风独自驾着小飞船脱离母船,半小时后,成功降落在一片紫红色的云霞世界中。
     外面的黑色隔绝护罩,确实是蕴虚所布置,不过他的力量似乎只有从前的三分之一,林止风好歹恢复了近半实力,轻易就穿透了。
     这里的魔气十分精纯,应该是从整个星系中引来。魔气对林止风来说并无影响,高至神祇之位,邪魔早就无法侵魂。
     这具小身板有科技手段保护,又有她加持,也不会被魔气侵体。
     “蕴虚。”
     林止风的神力荡开,紫红色云霞顿时翻涌。她的声音明明不大,却传遍了整个星球,如两道利刃切割着对方耳膜。
     “林止风。”
     蕴虚的声音有点断断续续,击破林止风的神力后,几近消失无声。
     一个高大瘦削的熟悉身影,从红雾中走来,披着黑色斗篷,挽起高高的发髻,手里拎着那柄陪他征战十余万年的玄金色宽剑。
     而当蕴虚看清了林止风时,凝着沉霜的脸上神情一僵,继而露出讥讽笑意。
     “神君,数年不见,年轻不少。”
     林止风满不在乎地抬起手臂,手中出现了一柄半月状弯刀,银色流光在刀身符文上流转。
     战神之刃一现世,周围红雾疯狂涌动。
     “留下魔格碎片,离开这里。”
     林止风握住刀柄,轻轻一挥,无形神力顺着刀尖舞向蕴虚,震得他连连后退,嘴角溢出一抹殷红鲜血。
     蕴虚冷笑着问道:“你把我魔格和本体封印到小说世界,现在连一丝活命的机会都不给?我好歹是你同门师弟,一点情分都不顾?”
     林止风:?
     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他这么不要脸的!
     “你宁愿自毁都要来毁我神格,现在还不反咬一口?少给我扯同门情分,你杀师证道的时候,我就跟你势不两立。”
     蕴虚眉头微皱:“杀师证道我认,但你的神格,不是我摧毁的。”
     林止风狐疑地盯着他看了一阵,始终不肯相信。“除了你还有谁?魔界其他魔尊都在不在场,再说就算在场,也不见得能毁得了我。”
     蕴虚冷冷讥讽道:“我杀师、杀同门、杀挚友、杀道侣,只要做过就敢承认。你说没有封印我,我就信,为什么你不敢信我?”
     林止风不是不敢,是不想。如果她的神格不是蕴虚崩坏,那么......
     世上唯有神祇,能够在暗中毁灭她的神格。
     如果是神祇,那便是要她相信,数万年来的同伴背叛了她。
     林止风虽然经常拖着神祇们对打,也时常把他们打得闭关躲避,但在漫长的岁月中,他们是彼此的伙伴,绝不会背叛。
     所以,一定是蕴虚撒谎!
     “林止风。”蕴虚上前两步,嘴角鲜血被他无声无息抹去,唯有脸色的惨白可看出,他眼下并不好过。“你知道神的巅峰是什么吗?”
     林止风忍住心头烦躁,很想发出冷厉严肃的声音,然而,这具萌娃身体实在跟不上她的情绪,发出的声音奶得不像话。
     “不知道,有话就说。”
     蕴虚失笑出声,从十余岁时就霸气嚣张的林止风,今天居然沦落到这般地步。实在好笑。
     他清了清嗓子,干脆不再撑着虚弱身体,无赖似的盘坐在地上。“神与魔的巅峰,是主神。”
     “主神?”林止风呐呐重复着,她从来没听神祇们说过。
     “主神一体两面,融合善恶,操纵生死,既非神祇,也非魔尊。但主神,能够掌控神魔两界,是真正的万千世界之主。”
     蕴虚的眼中充满向往,仿佛回到了少年时期,那个还有追求的年代。
     “我本以为,我会成为主神。结果......”
     林止风撇撇嘴,如果真有管控神魔的主神,也不会是蕴虚。“就你?呵呵。”
     蕴虚眼角微微抽动,眼中既有淡淡恨意,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怀念。
     “大师姐,你还记得刚进宗门时,师父问我们为什么修炼,你是怎么答的?”
     林止风敛目,面上没有显露出任何情绪。“我修炼,是要踏上万界之巅,成为万众之主。”
     “是了。”蕴虚忽然笑了。“你意气风发,同门都笑你眼高手低,只有师父和我相信,你能做到。”
     林止风曾经一直单打独斗,后来心血来潮,决定加入宗门玩玩,随便挑了一家不高不低的宗门。
     本以为她年纪不小,资质一般,不会被重视,没想到却被师父流月一眼看中。
     “笑话你的同门,早就尘归尘。”蕴虚眼中忽然闪过异芒,“只有我和师父,还活着。”
     林止风沉了脸,她平生很少尊敬谁,但流月绝对占一席。“你是在逼我杀你。”
     “现在的主神,是流月。”蕴虚抬眼看向高空深处,仿佛这样就能穿透万重空间,看到至高大道的巅峰。“毁你神格的人,是他,不是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