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> 第二百五十四章 玉佩与玉碑 (二合一章)
最快更新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!
    “这……这简直就是海上的异动宫殿!”
     “太震撼了!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 随行之人,纷纷发出了自己的惊叹。
     烛火的光芒,驱散了两山之间的黑暗,也将笼罩在‘前朝地宫’身上的神秘面纱彻底揭开。
     沈未白没有走在最前面,只是神情闲散的跟着,不慌不忙仿佛一点也不着急找到前朝的宝藏。
     她走到了最近的烛台前,看到纯金雕刻的烛台里,清澈如水的灯油。
     这些灯油被安置在这数百年,竟然也不见干涸。
     “这是传说中的鲛人脂。”公输诚的声音在沈未白耳畔响起。
     鲛人脂?
     沈未白眸光微动。
     “据说,鲛人脂做灯油,一滴油便可燃烧一年。”公输诚又解释了一句。
     ‘鲛人。’沈未白心中呢喃着这个词,同时也在心中问自己,‘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鲛人吗?’
     “大家小心些!”君悦兮出声提醒。
     沈未白回过神来,站在前殿之中,一时之间并没有什么想法。
     公输诚离开了。
     这艘宝船,对他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。
     柳茹来到沈未白身边,眸光不经意的从尹千雪、君悦兮他们身上扫过。“主公,接下来如何?”
     沈未白唇角扯了扯,“自然是按照约定行事。”
     今时今日,她无意吞下所有宝藏,若姬云廷能遵守约定,那自然是守约的好。
     尹千雪和卓云染相互陪伴,好奇的在空荡荡的宫殿中慢行。
     这船上的宫殿,规格与正常的宫殿一样,甚至更加精致奢侈。修建宫殿的石料,都是上好的玉石料,简直就是寸土寸金。
     “宫殿中并无宝藏!”
     搜寻了一圈后,他们得出了结论。
     这个结论,让众人在发现宝船后的激动心情得到了冷静。
     沈未白却并不意外,“金银珠宝肯定不会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放在宫殿之中。”说完,她眸光轻垂,落在了地板上。
     就在这时,公输诚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这里有暗道!”
     既然是船,那么甲板之下自然会有空间。而这宝船的船身高大,足以证明下面的空间不小。
     只是,宝船往下层走的入口布置得十分隐秘,若不是公输诚打开了,恐怕他们还需要消耗一段时间才能找到。
     公输诚的会,引起了其他人注意,纷纷赶了过去。
     沈未白依然是不慌不忙的走在最后,柳茹也陪在她身边。
     快到那暗道时,沈未白看见了尹千雪和卓云染。
     沈未白扫了一眼她们身后打开的暗道,挑了挑眉,“怎么不进去?”
     “等你。”尹千雪露出笑容。
     沈未白轻笑颔首,倒也没说什么。
     不一会,公输诚从里面钻出来,对沈未白道:“下面应该有好几层,我大致看了下,虽然有些机关,但大多都是机关锁这一类的,并无什么生死机关。”
     “看来,那些要人命的机关都被放在假地宫中了!”尹千雪了然的点头。
     公输诚还是提醒了句,“虽然应该不会有危险,但大家还是小心些。”
     “找到了东西,就搬到甲板上吧。”君悦兮想了想后道。
     既然不能带走宝船,那就只能把里面的东西搬空。
     只是,有些可惜这艘宝船了。
     君悦兮有些不舍。
     沈未白和柳茹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,倒是什么都没说。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甲板下的空间,并非排列整齐的房间,而是如同迷宫一般,暗道如蛛网密布。
     每隔一段路,墙上就会有鲛人脂灯台,将其点亮之后,才让人大致看清里面的布局。
     “主公,若我没有推测错,这里至少有九层,以八卦方位布局,每一层的卦象会有变化,九层相叠就形成了一个龙吸水的风水局,可以吸收风**的运。”公输诚在沈未白身边小声的道。
     沈未白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,她对这些并不是很在意。
     甚至,当她置身于这‘地宫’之中后,她竟然有些提不去兴致来。
     幸好,柳茹的话让她想起了正事。
     “传说中,前朝皇帝不仅是收了天下一半的金银珠宝藏于地宫,更是搜集了不少武林绝学,奇书论经。我们要先去找放武林绝学的地方!”柳茹对公输诚道。
     公输诚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。
     沈未白才恍然的想到,‘哦,自己还要找《九玄神功》的下卷!’
     思及此,沈未白在心中自嘲了一下。
     她真是想问题都想糊涂了,把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!
     只是,《九玄神功》的下卷究竟在不在这里,谁也不知道。
     “但愿我们能如愿以偿。”
     柳茹的声音飘来,沈未白才发觉自己竟然又走神了。
     这不太对!
     沈未白心中升起警觉。
     她暗自运行《九玄神功》想要让自己保持冷静,果然带着寒气的功法在身体各个穴位,四肢百骸中游走一圈后,沈未白的大脑都变得清醒许多。
     嗡!
     然,沈未白体内玄功才刚刚运行完一周天,一种异常,就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 沈未白的神色变化,引起了柳茹的注意。
     公输诚也看了过来。
     沈未白双眸眯了眯,突然笑了,“看样子,下卷果然就在这里!”
     “啊?”公输诚惊讶的瞪大双眼。
     柳茹愣怔了一下,眸中染上喜色,“果真?”
     沈未白点了点头,唇角的笑容扩大。
     她也没想到,运行《九玄神功》后,会有感应。所以……《九玄神功》果然不是凡品吗?
     “如此太好了!”公输诚也反应过来,露出笑容。
     沈未白沉吟了一下,对公输诚道:“你带人去别的地方,我和柳先生过去。”
     “是!”公输诚恭敬的离开。
     柳茹站在沈未白身边,等待着她的吩咐。
     沈未白屏息感知了一会,对眼前蛛网密布的暗道视若无睹,带着柳茹走向一方,瞬间就被湮没在暗道之中,不见身影。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感应,真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!
     沈未白带着柳茹在迷宫里走了许久,上上下下都不知身在几层后,终于停在了一间密室前。
     “这密室,似乎与其他密室有所不同。”柳茹打量着眼前的密室大门。
     沈未白点了点头。
     也确实如此,之前她们经过的那些密室大门,都是用乌木打造,看上去如同寒铁一般。
     但,唯独眼前这个,不仅是用黄色玉石打造,而且在门上还雕刻着精美的图腾。
     门头上梁雕刻云纹鸾鸟,正中的位置还刻着两个字——仙门!
     两边玉石柱子上,雕刻的是传说中的神兽,地面的玉石坎则是飞鱼……
     “这……推不开。”柳茹伸手推了推门,却纹丝不动。
     随后,她又道:“可能有什么机关。”说完,她便仔细的检查起来。
     沈未白站在门外,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,她迈步而上,在柳茹的诧异中,缓缓抬起手。
     顿时,她掌中迸发出氤氲之光。
     在那光出现的瞬间,柳茹就感受到了四周气温骤降,一股寒意悄无声息的从沈未白身上弥漫开来。
     察觉到沈未白的用意,柳茹连忙向后退了几步。
     而此时,沈未白的手已经落在了门上,九玄神功灌入其中。
     嗡——!
     一阵沉闷的声音响起,之前闭得死死的玉石门,被沈未白缓缓推开。
     柳茹惊讶极了。
     在她看来,主子似乎根本没有用力,就轻易的打开了门。
     但实际上,她知晓,应该是主子那怪异的内功起了作用。
     ‘莫非,那《九玄神功》的下卷,真的在里面!’柳茹心中也越发肯定了这一点。
     大门打开的瞬间,里面的烛台自动燃了起来。
     “走吧。”沈未白在外面站了一小会,才带着柳茹进入。
     进入其中,入眼所见,让沈未白和柳茹都有些诧异。
     “这么小?”柳茹轻呼出声。
     沈未白也很意外。
     是啊,这间密室比她们预计的要小很多,里面没有金银珠宝,也没有武林绝学,只是一间圆形密室,正中竖着一块一丈多高的玉石碑,而在碑下的石基上,放着一个盒子。
     沈未白没有立即去看碑上的内容,而是走向那个盒子。
     “我来!”柳茹抢先一步,伸手去打开盒子,却被沈未白及时抬手挡了回去。
     “主公!”柳茹急道。
     沈未白却已经用另一只手打开了盒子。
     没有任何意外发生,来不及阻止的柳茹松了口气。但还是嗔道:“主公,下次这样的事,还是不要轻易冒险的好。”
     沈未白笑着看她,“若真有危险,我全身而退的机会可是比先生大。”
     柳茹一噎。
     沈未白没在继续说什么,而是看向了盒子里的东西——
     一块好似玉质的玉佩,而玉佩压着的是一本古卷。
     沈未白眸光一缩,先将玉佩拿在手里,再将那古卷取出。
     “《九玄神功》下卷!”沈未白念出了上面的字,嘴角扬起了笑容。
     柳茹自然也看到了,激动的道:“恭喜主公!”
     沈未白忍不住露出喜色。
     玄功变异之后,出现种种古怪迹象,让沈未白的身体有些不堪重负,虽然平日并不影响什么,反而会有些奇用,但是这终归是一种隐患。
     之前,老鬼就判断过,导致这种情况发生,或许是因为《九玄神功》是残卷的缘故。
     只要找到下卷,补全了神功,应该就能解决这种隐患。
     沈未白找了快十年,终于找到了!
     找到《九玄神功》,沈未白心中的喜悦自然是不言而喻的。但她也没有着急去修炼神功下卷的内容,只是大致看了一下,确定这是真迹后,就收了起来。
     之后,她才仔细打量手中拿着的玉佩。
     “这个玉佩又代表了什么?”柳茹好奇的问。
     沈未白摇摇头,“不知。这玉石的质地可是真好。”若非上面有着玉石特有的瑕光,她都要以为这是水晶或是钻石了。
     太通透了!
     前世她所见过的玻璃种,都没有那么通透。
     甚至,在这通透之中,还有一种莹光流动,总觉得把这玉佩握在手里,就能神清气爽。
     玉佩上雕刻的符文,似乎非常古老,沈未白看了半天都看不出是什么。
     “先生看看。”沈未白将玉佩递给柳茹。
     在柳茹接过玉佩的时候,那种神清气爽的感觉骤然消失了。
     这个差异,让沈未白不动声色的微微蹙眉。
     “我从未见过这么好的玉,没有一丝瑕疵!不过,这上面雕刻的是什么?我从未见过,更不解它的意思。”柳茹遗憾的摇摇头,把玉牌还给沈未白。
     沈未白接过后,那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再次出现。
     她眸中划过一丝诧异,又看向柳茹。
     柳茹见她看过来,不由得问,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 沈未白问,“先生刚才拿着玉佩的时候,可有觉得什么不同?”
     见柳茹一脸疑惑,沈未白又把玉佩递给她。
     接过之后,柳茹仔细的感受了一下,摇了摇头,“并无什么不同。”
     沈未白眉梢轻挑,再次接过玉佩——
     很好!那种感觉又来了!
     沈未白眸光在柳茹和玉佩上来回移动,垂眸沉思,‘难道,只有我感觉到这玉佩的不同?又或是我的错觉?’
     “主公可是有什么不对?”柳茹问。
     “没有。”沈未白摇摇头,将玉佩握在掌中,抬起头看向了玉石碑。
     玉石碑高一丈,宽两尺左右。
     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,站得太近反而看不清楚。
     沈未白微仰着头,缓缓向后退。
     柳茹亦然。
     连退了好几步后,两人站定,再看向碑上文字,就容易多了。
     碑上,是用前朝官用文字刻写的内容。
     所谓前朝官用的文字,是一种比民间通用的文字更复杂的文字,一般只是用于官宦世家,尤其是皇室最喜欢使用。
     仿佛,这种文字的使用能让他们高人一等似的。
     前朝覆灭之后,天下三分,官用文字也就被三国不约而同的废除了。
     几十年过去,如今对前朝官用文字的记载已经很少。
     沈未白看得有些困难,那些复杂的文字写法,她只能勉强辨清楚部分字,大多数的字写得太过复杂,她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字。
     就在她有些头疼的时候,身边的柳茹却将碑上文字的内容通顺流畅的读了出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