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网游小说 > 黎俏商郁 > 第1318章:结局一
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!

    一年后,二十一岁的商胤,已正式接管南洋衍皇集团,成为名动一时的执行总裁。

     九月的南洋,天朗气清。

     南洋公馆,平台的阳伞下,坐着几个容貌出色气质绝尘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 “上个月不就说茉姐快回来了么?”顾英俊晃着啤酒罐,目光泛着迷惑,“胤哥的生日都过了,她怎么还没动静?”

     商绮垂着眼帘在桌下玩手机,闻言便淡淡地开口,“总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 “没准有事耽搁了。”商曜摆弄着一副缩小版的考古地图,目光一顿,抬眸看了眼对面的青年,“慕时,你见过茉姐吧?”

     十八岁的青年抬起那双很有辨识度的桃花眸,嗓音有一丝清冽,“见过。”

     说话间,公馆门前传来脚步声,众人循声侧目,就见一身黑衣的商胤举着电话徐步走来。

     二十一岁的执行总裁,比同龄人更加稳重内敛,由内而外散发的气场也与日俱增。

     “胤哥。”

     “胤哥,快过来喝酒。”

     商胤结束通话,抬眸之际,眼底有薄笑,又藏着迫切,“你们聊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 “去哪儿啊?”顾英俊困惑地左顾右盼,“胤哥,大周末的你不是还要去公司加班吧?”

     商胤没回答,却转身走向了停车场。

     商绮也顺势站了起来,“一起,茉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 “卧槽,真的假的?”顾英俊仰头咕咚咕咚就喝完了罐中酒,打了个酒嗝,赶忙催促:“走走,慕时,果果,席澜,都跟上。”

     唐如果,唐弋婷和霍茗的女儿,十八岁,与秦慕时同龄。

     唐如果从小就跟着唐弋婷生活在郦城,她以为自己没爸,后来四五岁的时候,亲爹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 她以为自己家庭困难,只有妈咪一个人赚钱养家,结果也是四五岁的时候,她爹说,亲妈银行卡存款好多个零,还掌管着一家郦城的地产公司。

     唐如果觉得自己小时候活的像个留守儿童。

     后来渐渐长大,她妈才说实话。

     当初唐弋婷的原话是:“果果,你要知道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妈咪不是不舍得给你花钱,可一旦给你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,将来妈咪万一把公司开黄了,可能都养不活你,那可比留守儿童惨多了。”

     唐如果心想,她妈这么抠抠搜搜的,肯定是以前吃了不少苦,原生家庭不幸福。

     然后她被带回南洋唐家的时候,见到了带花园的洋房和吃穿用度都极其讲究的外公外婆,唐如果幼小的心灵受到了致命暴击。

     后来,她亲爹费了好一番力气,才把母上大人搞定,将她们母女带回了帕玛。

     可能是为了表现宠妻的决心,霍茗没给唐如果改姓,依然跟妻姓。

     而后面的弟弟妹妹,虽然姓霍,但名字里都有唐字。

     这时,唐如果挠了挠头,偏头问道:“慕时哥,你和茉姐熟吗?”

     秦慕时身量很高,低眸陪着还没到他肩膀的唐如果,“不熟,只见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 “我也是……”唐如果背着手深思了两秒,“茉姐会不会很难接触?比胤哥还难的那种?”

     秦慕时看了她一眼,兴致缺缺地回答,“也许吧,不太知道。”

     他对贺言茉的记忆还停留在几年前,印象不算深,只记得她很好看,是胤哥的心尖宠。

     唐如果对秦慕时的答案有点不满,撇着嘴嘀咕,“你能知道什么?你就知道每天捧着破案小说看个没完。”

     “那不是小说。”秦慕时皱眉纠正她,“是刑侦纪实档案。”

     唐如果敷衍地点头,“是是是,档案档案,你好看,你说啥都对。”

     秦慕时被逗笑了,伸手拍了下她的后脑勺,“跟谁学的这么油腔滑调?”

     “你霍叔。”

     唐如果没开玩笑,他爸每天骚话不断,隔三差五就给她妈咪创造点非人类的惊喜。

     总之,直不直男暂且不论,但唐如果觉得,他爸每次玩浪漫的手段,都能让她妈咪心绞痛好一阵。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机场,私人停机坪。

     一架商务客机的机舱门缓缓打开,离开三年的贺言茉在九月中旬这天,回到了南洋。

     舱门口,贺言茉拎着一个别致的棕色小手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 她瘦了许多,也长高了,圆润的脸颊退去了婴儿肥,变得精致而艳丽。

     舷梯的最前端,站着器宇轩昂挺拔卓绝的商胤。

     贺言茉顿了几秒,立在上方和足以称之为男人的商胤隔空对视。

     三年,一千多个日夜,贺言茉抿唇笑了,也渐渐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 她走下舷梯,向商胤靠近。

     停机坪的男人,也抬脚向她走来。

     “诶,有没有发现……茉姐好像成熟了。”

     后方的顾英俊,摸着下巴撞了撞商曜的胳膊。

     商曜扬唇回了一句:“除了你,大家都很成熟。”

     顾英俊这性格,八成随了顾姨夫,一点也没有雨姨的稳重和端庄。

     前方,贺言茉和商胤停在了彼此半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 近在眼前的姑娘,晒黑了,也瘦了,仰头望着商胤,眼睛里有星光和未来。

     贺言茉嘴角上翘,向前一步,“胤哥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 商胤摸着她的脸颊,哑声低喃:“不是说八月七号回来?”

     “现在也不晚。”贺言茉盈盈浅笑,话落,她就单手拎着小箱子钻进了他的怀里,“胤哥,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 商胤阖眸拥紧她,长舒了一口气,“贺言茉,真够狠心的,一走就是三年。”

     三年,没有联络,杳无音讯,任凭他动用境内境外的各种势力,都寻不到她半点的踪迹。

     商胤知道,能无声无息的把贺言茉藏起来,无疑是母亲黎俏的手笔。

     贺言茉单手抱住了他的腰,眼底布满了细碎的阳光,她闷声唤他胤哥,然后把脸埋进了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 商胤手掌拍着她的脊背,低笑着说,“我的小茉茉,总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 一千一百一十五天,贺言茉脱下了洋装,丢掉了娃娃,改掉了骄纵,用尽全力去追赶心上人的脚步。

     这天,她重回了南洋,也用另一种姿态重新靠近了商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