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鹿妖逐鹿 > 423.三英
最快更新鹿妖逐鹿 !
    白鹿妖难得偷懒,山上山下悠哉游逛一圈,才心满意足地回山。
     主洞内,自家女妖怪们都在,十七娘斜躺着品茗,青萝与添香则有一句没一句地斗着嘴,互不相让。
     “给奶奶请安!狐媚儿咋哩?”
     回到洞里,鹿魔王身上就有浓雾飞出,凝出披着灰道袍的女鬼儿,形未全,声先传。
     得紫霞提醒,白鹿妖才发现,添香额头上还有两个未完全消散的小肿包。
     嗯,是被恶龙杵锤过又敷了龙宫专制药消肿后的模样,以前自家无数次对着镜、水潭看见过。
     “怎招惹你家奶奶哩?”
     在龙婆言传身教下长大,十七娘也有她母亲的几分风范,平日尽心主持山务,虽在家里也会端架子拿捏青萝、紫霞、添香,但总体来说,还算得公道公允,“当家奶奶”做得得心应手,世道都是这般,后院由她掌管,白鹿妖可没什么不满的。
     从前没见她对姬妾们动手过,好奇才问狐妖一句,那边青萝立马把幸灾乐祸挂在脸上,两边嘴角都翘起。
     添香嘟起嘴,还未答话,十七娘抢先问:“怎地,夫君舍不得?”
     当家奶奶当面,狐妖便有满腹委屈也不敢说,且狐妖也不是省油灯,白鹿妖笑笑,先丢开不管,应道:“俺不管后院事!”
     不想龙女不饶,放下手里茶杯,叹气道:“几十年未给夫君头上添包了哩……”
     听她意思,是有些想念。
     得离离原擒回的妖王练手后,夫妻再交手,十七娘便已渐拿白鹿妖无计可施,更别说现已晋成妖王。
     想到这个,白鹿妖便忍不住得意,摸着后颈嘿嘿笑:“俺老鹿凭自家本事,说好日龙不带包,哪里能假?”
     他无比嘚瑟,让龙女禁不住红了脸。
     青萝、紫霞捂着嘴笑。
     添香也假作害羞,心里却在为还在猖狂的老爷叹口气。
     待红霞稍褪,龙女轻咬着嘴唇:“莫只顾说嘴,若不然,再到兜风坪一游?”
     对夫妻俩来说,“兜风坪”代表的就是一场斗。
     难得决定要过休闲日子,还道早歇息下,多与妻妾们戏耍些时间,听她建议,白鹿妖诧问:“现在?你还敢与俺斗?”
     以前受过婆娘多少气,若不是雌雄有别,俺老鹿大气,翻身后不好再计较,才没有再约架的!
     今日,俺这媳妇脑子发热了?
     十七娘哼着:“晓得夫君日辣,我已斗不过,不过好歹有姐妹做帮手!”
     转头问那三个:“俺与老爷再比斗,你们帮哪个?”
     修罗女记着多出一房外室的仇,毫不犹豫:“自是帮奶奶,砍他!”
     伥鬼叹气:“老爷一念,我就要受制,帮不得奶奶!”
     大是大非面前,狐妖当然也得表示,嘻嘻笑:“砍老爷么,小奶奶修罗刀只怕不利,手也软,不如俺神通有用,自是帮着奶奶出气!”
     她三个修为只与妖将相当,便加上也完全不用惧,白鹿妖笑:“任你姐妹齐上就是,不过被俺打翻,丢了当家奶奶面儿,可不许记仇!”
     十七娘摇头:“俺好歹也是个妖,哪那般孱弱了?走罢!”
     龙女竟就带头走出洞室,是真愿再斗一场!
     鹿老爷顿时心痒难耐!
     老天有眼,俺老鹿几十年的那口怨气啊,今日就要得昭!
     臆想着打翻自家妖妻,出掉几十年前那口怨气,鹿老爷急步跟上。
     十七娘等在洞室外,等他与青萝等出来,才摇头叹:“不成,斗不过夫君!”
     这时反悔,可就败兴致了,白鹿妖忙劝她:“娘子自家提的比斗,不好改口!”
     十七娘还是摇头,想一会后,指向右前方:“夫君且看!”
     此时夜幕初降,天上星月交应,十七娘指的是杏潭方向,有道道星辉落下,几个山妖在那方引星辉淬法器。
     鹿老爷爱在杏潭淬星辉,狗宝等亲近妖先随着,后来渐渐都聚那儿去了。
     十七娘问:“夫君要偷懒,奴家也无话说,但一身器物自家不淬,也不送门下帮忙?”
     白鹿妖解释道:“狗宝他们还未归山哩,能淬星辉的没剩几个,且歇几日再说!”
     龙女又摇头:“夫君要做大事的,哪好荒废一日之功?宝贝只留着欺负俺们几个妇道?”
     娘子有心机,这是不许俺老鹿比斗时用器物!
     十七娘一身法器,还有两件法宝傍身;将这一战所分得玉骨消化完,青萝离晋级也不远了,她那把刀也不是好耍的;还有狐媚子,自带天然魅惑,随时能叫自家分心!
     白鹿妖犹豫,十七娘嗔道:“好啊!真要留着,就为打奴家一头包?”
     难得见娘子撒娇,叫俺老鹿骨头先软了三分,但旧仇还是要报,不可或忘!
     再想便缺了法宝法器,凭自家一身神通和强悍肉躯,也不是就不能胜,自家妻妾面前,不能输了气势,他便扯着脖子:“不用便不用,但你那恶龙杵,须借俺用用,俺老鹿要做日…龙包!”
     最后三个字,是分开念的。
     鹿老爷铁了心要报当年被打之仇,十七娘却也硬气,果就丢出恶龙杵,咬着银牙道:“夫君真不仗外物,还能打翻俺们姐妹几个,奴家便心服,任你出回气也无妨!”
     接了恶龙杵,白鹿妖顿时心花怒放,将自家除白袍外,一身法宝、法器全吐出来。
     紫霞常居在鹿老爷识海,并不知晓十七娘等的算计,不过不妨碍她拍当家奶奶的马屁,将天罗网、雷戟等器物一一捡起:“我送给半点儿他们去!”
     “再传令下去,今夜无论听到何等响动,不许别的妖去兜风坪!”
     能交战的器物都已交出,十七娘已仔细瞧过,确实无误,最后叮嘱一声女鬼,又对白鹿妖将手摊开:“‘脱袍换位’的鹿角哩?”
     白鹿妖瞪大眼:“鹿角也要交?”
     十七娘冷哼:“夫君讨要恶龙杵,是想打奴家,若俺们姐妹取胜,哪能不叫你疼?可不想被你走脱去!”
     对付你几个娘子军,俺鹿老爷还用得到鹿角?
     于是,白鹿妖把鹿角也交出,十七娘接过,收入自家囊袋,才满意道:“夫君走罢!”
     待到兜风坪上,闲聊着等紫霞回来,才摆开阵势。
     “痛”、“辣”两字先放倒青萝、添香,还未补上一击打晕,一条黑龙倏然显出,张牙舞爪,怒目甩尾!
     鹿老爷惊诧莫名,却不知黑龙上还藏了只小小虫豸,突然暴起,甩尾先来一蛰,法令神通“却”字虽能却毒,但那尾针还是自己帮着叠描、晋成的法宝,伤害和痛彻心扉的痛感却免不掉。
     接着黑龙尾甩打过来,又狠狠抽在他胸膛上!
     这才知晓,要战的“姐妹们”究竟是哪几位!
     娘子,不讲武德啊!
     没想到十七娘拉来两个强力“姐妹”,自家却法器法宝被收走,白鹿妖想跑!
     他确实可以发动好些次“闪动”,但总要有间隙时间,三位女妖王在兜风坪上各据一方,随这位山主闪落何地,都有一位女妖王随之闪至,然后祭出法宝封堵。
     略挡一下,叫他稍有停顿,另两位就也追至!
     龙女姐妹俩、黄花娘,都在兜风岭上学了“闪动”,同样神通,虽没鹿老爷每日能用的次数多、距离远,但三对一,又已团团围住,不怕他能走脱!
     想逃,但逃不掉!
     青萝、添香爬起身,就退到空地外,与女鬼儿一起笑吟吟地观战,还不时拍手,为三位女妖王助威喝彩。
     万幸十七娘下严令之前,通晓老祖其实早偷传了,下面的妖众没谁敢来观战,不然好不容易树起的鹿魔王威严,今夜就要卖得一干二净。
     都知晓鹿魔王肉身强悍至极,加上最顶级的“再生”回复,十七娘的龙骨拐、龙鳞刃,黄花娘的尾针,十六娘的大黑剪,就全冒着寒光使出,半点不留手,一个比一个狠!
     就算能用“洞天”收走一件,也还有三件法宝收拾他!
     没有法宝、法器对敌,手忙脚乱疲于奔命,肉躯很快受创几处,白鹿妖渐渐恼羞成怒,“咆哮”和“低嘶”之外,“烫”、“苦”、“麻”三字也各飞袭一个。
     要女妖王瞬间失去战力,这本是唯一的杀手锏。
     他晋妖王后,神识大涨,远胜过三个女妖王,“同感”神通已能起作用。
     白袍最后留下那“爽”字,十七娘是常经历的,已有些免疫;黄花娘更不用说,只怕还要嫌弃不够舒爽;剩下一个黑龙女十六娘能有效,嗯,不敢用。
     却不想,应对之法在自家娘子最拿手本事之内,瞧他“同感”全发,便拿出自家的墨玉妙音笛,先清奏一曲,解掉十六娘、黄花娘不良状态,转又吹起“醉仙曲”。
     墨玉妙音笛这件法器,白鹿妖已把第一项妙用叠至八十叠的,威力并不在原先的大白螺之下。
     白鹿妖对“醉仙曲”免疫同样很高,已能支撑很长时间,但现被三位铁心要收拾他的女妖王围住,逃脱不了,也只能慢慢沉醉其中。
     “砰!”
     “叫你置办外室!叫你想打奴家!”
     “砰!”
     “叫你不要脸!”
     “砰!”
     “叫你不做……瘟生!”
     “日龙包还是日龙包!”
     先讨走十七娘的恶龙杵,不想十六娘也有一根,大大失算,再加上黄花娘,三姐妹一起出气,轮着用那棍子施暴,让鹿魔王过后三天都没出门见妖。
     三天里,交战时到底未用的那“爽”字,终反复还在十七娘、修罗女、狐狸精、伥鬼身上,可见谁胜谁败,犹未可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