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明尊 > 第一百七十九章真传纷至有神通,珞珈白鹿伏海波
最快更新明尊 !
    钱晨站在一处荒礁之上,此时东方渐白,借助太阴传信的银镜也自然暗淡下来。
     钱晨很满意自己这样的设计,如此便能阻止那群水货无休无止的水群,冲淡了真正紧要的正事。
     太阳洒落道道金光,与钱晨寄托的东华剑交相辉映,冲破了云层,照亮了整个海面。
     阳光如剑一般,刺向百里之外金刀峡上空翻涌的云海,外层的乌云被金光刺破,稍淡薄了一些,便有无穷的云气翻涌上来,补上了空缺。
     钱晨随手阻止了阵法威势的扩散,便站在荒礁之上,面对着面前浩瀚无垠大海。滚滚浪头打来,拍打着身下的礁石,锋锐的礁石一角刺向天际,撞碎无数浪头,化为碎玉,钱晨感应着四海翻涌,气息连成一片的大海,默默借助那阵法汇聚的四海气机,打磨自己的剑意。
     耳道神就坐在他的肩头!
     小妖怪的忘性快,现在已经忘了之前钱晨是怎么对它的了!
     钱晨若是强行闯阵,这真龙玄水阵倒也拦不住他,但如此就如王龙象破万水阵一般,只是孤身一人冲出大阵的阻碍而已。
     本命飞剑的化身杀气重的很,不拿个十万妖兵祭剑,这么会餍足?而且布下的那么多伏笔被堵在这里,钱晨也是有心想让龙宫知道阻碍公共交通是个什么罪名。
     钱晨正蕴养剑气,耳道神就从他肩膀上站了起来,看着远方流露出一丝好奇。
     只见远方的一道云气犹如长虹,朝着金刀峡飞卷而来。
     那道云头迅捷无比,在空中拖曳出数十里的距离,滚滚的云气凝聚成一座宫殿,根本就没停留,就闯入了拦海大阵之中。
     钱晨看的分明,那人不过是结丹的法力,却有一尊化神真人隐身一旁,暗中护持。云头在拦海大阵之中其势滚滚,扩散开来,显然是一件厉害的法宝。
     借助这件法宝之力,此人在拦海大阵之中扩散开了百里的祥云,将那滚滚的乌云排开。
     或许是为了让先前钱晨之举泯然众人,或是忌惮那暗中护持的化神真人,又或者干脆两者有所默契,龙宫这次收敛了大半的阵法威力,只是让麾下妖兵催动巨浪,朝着云中的宫殿拍了几次。
     每次只打散一半的云气!但这件云宫法宝极是不凡,云气源源不绝,让妖浪无可奈何,反倒是攻入云宫的妖兵死伤惨重。
     如此僵持了两三个时辰,那云宫就闯出阵去,落在金刀峡外,展开了一座笼罩百里云中宫殿。
     这般声势浩大,打杀妖兵数千,在寻常修士看来,倒也不逊于钱晨先前入阵斩妖之举了!
     云中飞舟上,何七郎也看到了这一道浩荡云气,旁边的洛南惊呼道:“这又是何人?法力比我高明多了!”
     旁边一脸颓废的中年道士闻言抬眼看了一眼,淡淡道:“这是云霄宫的人,此人的法力的确胜过你不少,但也不过是个二品金丹,修行先了你一步罢了!”
     说着他抬头饮了一口腰间葫芦里的昆仑觞,擦了擦嘴边的酒液,冷笑道:“比起之前斩破大阵的那道剑光,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。云霄宫这些年越发不争气了!将门中重宝琼霄殿交给一个小辈,让他出些风头,便能真个守住云霄宫的威名不成?”
     “你们燕殊师叔昔年丹成一品,修成本命剑胎之际,剑惊四海,叫龙族老一辈都忍不住出手,想要扼杀,何尝借助过外物?”
     不过是个二品金丹!
     旁边的何七郎和少清几位弟子都一时无言以对,结丹二品,在上品金丹之中都算是成就较高者了!就算在少清门庭内,也可争一争真传弟子之位,有成就元神的指望了!
     但在这个落魄师祖口中,却是不过尔尔的样子。
     唯有韩湘心中知晓,谢剑君的确有资格这么说,昔年他这剑君之名,可是海外同辈修士送给他的,也是丹成一品,剑惊四海的人物。
     乃是当时少清同辈弟子中的佼佼者,后来又教导出燕殊这般继承他风采之人,对此辈看不上眼,也是理所当然!
     而且二品金丹虽然有元神之望,但大多也就是一个化神功果而已。
     但谢师祖已经是了!
     之所以说谢师祖道心毁弃,是因为他情劫之中断了本命剑胎,最后走的是海外新法化神之路,没了一问元神的心气,此番掌教安排他护送自己等人,便是算出一桩与他有关的因果,希望能重振其道心。
     毕竟新法之路,也不是没有走出过元神真仙!
     韩湘正暗暗警醒之际,又有一道霹雳遁光,挟带无穷雷霆而来。
     那雷霆浮现八卦,孕育一股无匹之势,电掣而来,冲入阵中,这一次阵法仿佛被激怒了一般,滚滚乌云倾压而来,内中也有雷光闪烁,却是青黄的雷电。
     那道八卦神雷却是炽白的电光,在云中翻腾,斩碎一块一块乌云,露出偌大的一个空洞来,霸道无比。
     这一次下方阵法之中,无数妖兵催浪而起,横击当空,云水翻腾,顿时将那一片虚空凝滞,压得雷光动弹不得。
     随着无数浪头汇聚一处,却要将那道雷光如望海门的元婴真人一般碾碎。
     眼看的那道雷光就要陨落当场,钱晨却并未有所举动,因为此雷如同之前的云头一般,都有化神真人隐身在一旁接引。但比起之前云霄宫的化神暗暗藏在琼霄殿中,帮了一把手不一样,这雷光的护道化神只是在一旁束手看着,不到最后关头,绝不出手,哪怕在龙族阵中未必来得及照应也一样。
     那八卦雷光在此危难之际,竟然又是一变!
     那雷光之中爆发出道道犹如金刀一般的雷霆,极为锋锐,却是一种杀伐凌厉的金雷,最后两种雷霆汇聚一处,化为一把表面浮现八种卦象,由雷光凝聚的长刀,竟然斩破了束缚,冲着下方的无数浪头劈出了一刀。
     雷霆破碎了乌云,虽然转眼便被巨浪撕碎,但到底斩破了一处浪头。
     雷光如刀,朝着阵外扯去。
     真龙玄水阵中一声闷哼,无边巨浪汇聚骤然显现一只大手,将要把这道雷光捏住……这时候,隐身一旁的化神才终于出手,黑白二色的元磁神雷一卷,将他救出!
     从场面上看,这道雷光如此狼狈,比起前次的云头弱了不止一筹。
     落魄道士打扮的谢剑君却眼睛一亮,闪过一丝欣赏之色道:“这神霄派的弟子,虽然也只是二品金丹,但气魄却更大,而且将神宵派两门神雷——八卦神雷和斩仙神雷炼成,融汇成一道八卦斩仙神雷,未来成就定然不差!”
     钱晨也修成了这两道雷法,看着那一道雷光也是有眼前一亮之感,虽然距离丹成一品,孕育大神通种子差了一线,但此人将两种神雷融合,却也有了一丝修成大神通种子的韵味。
     当然,大神通掌握五雷,需要融汇五种神雷,才能成就大神通级数的天府神雷!
     此人才融汇两种,差的还远,但比起先前依仗前人法宝的云霄宫弟子,却自有一番气象,让钱晨颇为赞许!
     “云霄宫,神宵派……这下海外真正顶级的宗门,终于要派传人出手了!”
     钱晨暗暗点头,这些都是他的智慧啊!
     雷光还未消失,又有数道遁光入阵,一位金乌派的弟子驾驱一件大型的法器,犹如铁楼一般,喷涌着太阳真火撞入了真龙玄水阵中,莽撞的和阵法硬撼,被两个浪头打下来,差点陷在了阵中。
     还是金乌派的化身出手,化为一只三足火鸟将他抓了出来。
     随后又有一个羽扇纶巾的身影,谈笑入阵,围着阵法外围绕了几圈,倒是没有显露什么手段,只是饶有兴致的查看着阵法,然后在龙宫真的动手之时,借助天上的星辰成阵,将自己挪移了出来。
     算是唯一一个凭着自己的本事出阵之人。
     又有人散化为风,隐身在阵法中逛了一圈,最后被龙族捉拿,阵外的众人才发现有人入阵了!
     此人虽然滑溜,但还是被龙族的玄水阵困住,最后却是一个化神现身,对着阵中微微拱手,龙族这才放了他出来。
     此人出阵之后,也不羞愧,反而施施然的立在当空,朝着四方拱手道:“小弟风闻楼真传闻文子,风闻楼不已神通为长,却是见笑了!先前的几位师兄若是想联手破阵,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,尽管招呼!”
     风闻楼本就比先前几个宗门弱势许多,这一次来掺合一手,估计也没有抱着和龙族斗一斗的心思,而是更多想要结一个善缘。
     钱晨看到这些人闯阵之后,也有一丝感慨。
     这一次才算真个见识到海外的年轻俊彦,虽然比中土如王龙象,道门如燕殊这般的新秀差了一筹,但也是一时之杰,不逊于谢家的那一位芝兰玉树了!
     甚至那个借天星成阵的玄空天星门弟子,居然也有丹成一品的功果,修成了六甲奇门的大神通种子。
     这时,他肩头上的耳道神突然躁动起来,指着天边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。
     钱晨眼中流露一丝讶异,转头看向耳道神所指的方向,却见海面的浪头突然平息了下来,偌大一个金刀峡外,数百里的海面骤然平静无波,犹如镜面一般,倒映着天空的湛蓝!
     远方一个大如牛马的白鹿,昂着头顶犹如玉石枝桠的白玉角,一步一步踏在如镜的水面上,泛着犹如莲花的波纹,似徐实急的,缓缓朝着这里走来!
     白鹿背上驮着一个清逸出尘的女子,以轻纱遮面,宛若神女。
     她骑鹿而来,显露的身形美妙无比,头发为扎成发髻,披在身后,周身隐隐放出清辉,让人见之生出美好祥和,不容亵渎的念头。
     让钱晨真正诧异的,却是她座下的白鹿!
     此鹿和钱晨所养,燕师兄,两位师妹都有的那几只白鹿一般,都是水精灵兽所化,而且这只白鹿的修为显然更强,她的护道人不是其他,而就是她座下的白鹿,可以与化神真人争锋!
     只比陶家的那只青牛差了一筹,但也是阳神的修为,极为神骏。
     钱晨突然想起了自己听过的一个传言,笑道:“原来是南海珞珈山的弟子!”
     “还好这一次没有骑家里的白鹿出来,不然这不就被比下去了吗?”
     钱晨玩笑道:“青牛虽然粗苯了些,但好在有太上珠玉在先,倒也是极有面子!只是这一次,我白鹿示警的老桥段好像不能再使了!”
     他摸着下巴笑道:“那倒也未必!要不就吓吓这只白鹿,看它肯不肯断角喋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