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穿成八零首富福妻 > 第430章 这女人身后男人们,盯上他了
最快更新穿成八零首富福妻 !
    霍立钊不动声色,行走间已自然打量了矮平房中各色人物——
     除了胡毛子和他的两位新婆娘外,屋里还散落七人。
     只有一伙四人中,有个健硕黑壮男人,怀里正抱着个黄皮女人。
     Y国N城里,黑皮妇人占了有七分之六,余下来的七分之一才是白皮、黄皮女人,可见异国女人极少。
     为此,霍立钊扫过那黄皮女人时,在她手臂裸露出来的皮肤,多停留了那么一秒。
     余下来的三个男人,散落在三处角落,具是或大胆、或隐晦的打量着他步入堂屋的身影。
     因着边地战线拉响,又是凌晨二点多时分,原本就昏迷的矮房,偏在角落处还挂上晕眼的黄灯,除了能略微增加一点点视线度外,只让客人更觉得压抑而幽暗……
     引着霍立钊来到他的吧台前,胡毛子熟络的直问:
     “雷子,你坐,需要什么服务?”
     “照旧。”
     “行,你是老熟客,你稍等。”
     胡毛子笑眯眯点头,又开口招来相对较瘦小的黑皮婆娘,在她耳边说了两句话后,便让她留在吧台里。
     眼下这两位黑皮妇人,霍立钊都不认识,显然四年前的那两个黑皮妇人,要么已经死了,要么是由明转暗……
     结果如何,有待考查。
     胡毛子离开之后,霍立钊便没再出声只暗中观察,把玩着手中铜制打火机,目光时不时扫向各处角落——
     晕黄昏暗的视线,于他没给多大的影响力。
     只见约六十余平方米的堂屋,不规则散落着老旧陈破的几组沙发区,仅中间的那一组沙发区上,坐着一伙三男一女的四人党。
     另外三个男人,则隐匿在三个角落处。
     矮平房有前后两个门,霍立钊是从后门进入,这门不是老客人还未必摸的到。
     而在胡毛子吧台身后,其实还有一个暗门,那是进入他的地下室的唯一入口,霍立钊还未进入过,但从他打探到的消息知道,地下室的空间,远比这露在地面上的矮平房还要宽大。
     应该最少有两个进出口,可惜他来了三回边地,都没摸清楚这地下室的入口。
     胡毛子就当着众人的目光,坦荡进入了暗门,显然他是有恃无恐,不怕屋里八个客人会有什么异动!
     明面上,这屋里就只有两个黑皮妇人在打理、
     可暗地里,在堂屋四周的壁画之下,隐藏着大大小小三十六处的洞孔,只要有人胆敢作乱,里头的人就会立马拉来暗哨一通扫射,不到十秒就能平息作乱。
     胡毛子店里,禁止动武,只要拿出机械戗,格杀勿论!
     为此,能来此的客人,基本都是熟客。
     约莫等了十来分钟,胡毛子从暗门出来了。
     “雷子,你要的货。”
     胡毛子这里,对外只是贩卖食物和情报。
     但同时,对熟客,却是开放了贩卖武器的。至于这熟客,要熟到什么程度才有资格购买,那当然是胡毛子说了算!
     “要什么报酬?”
     霍立钊颌首,接过铁皮箱子同时,自然反问。
     对,胡毛子能贩卖武器,是以‘武器’对兑‘任务’,而不是金钱或者是食物交易。
     “雷子,你是熟客,我也不欺你。”
     胡毛子摸着粗黑胡须而弯了腰身,凑近霍立钊耳边低语:
     “N城边地现在战况日趋严峻,我这有批货物被匪流劫了,这是劫匪行走线索和货物具体数目,只要你能拿回三分之一,我们交易就完成了。”
     足有四年余没见过雷子过来,突然见到他,胡毛子目光透出激动和谋算,对于雷子本人单兵作战能力,他是深信不疑!
     为此,胡毛子给他准备的物资亦是最先进的武器,真没欺客。
     胡毛子原本对这批被劫之货,已经无能为力追回,只能当便宜了那伙恶贼,没想到雷子会蓦然出现,这可是给了他一番期望——
     至于雷子为何这时出现,这不在胡毛子的关心之内,能来Y国N地这三角边地,哪个不是拿命来发财的?
     就看来者,有没有本事全须全尾的离开了。
     闻言,霍立钊拧起剑眉,盯着纸条上的内容,严肃低语:
     “胡毛子,对方人数众多,你最少得给我备上一辆防弹货车,要不然,老子搬不了货物。”
     能在N城边地被匪流盯上,这货自然是贵重货物,不是武器、药物,就是正经的肉食加工品,这在N城边地都是重要资源。
     “雷子,你这要求可真是难……你等下,我得跟上头沟通一下,当然,你要借用防弹车,抵押就不能少了。”
     虽然金钱在N城边地不算顶顶重要,但某些时候还是有必要扣押的。
     “钱没有,老子刚下的车,手上只有一枚黄金,刚刚到手还没有捂热,你瞅瞅如何?”
     霍立钊从小腿处,掏出一块他拳头大的金团,随手抛给了胡毛子,示意他快去交易……
     他敛了目光,不管胡毛子略微怔忪后又转身消失的背影,只垂头低吟样,大手习惯性的捏了捏吧台前,那瘦小黑皮女人送上来的腥红酒杯,薄唇却是一下都未曾碰触过、
     出门在外,随便喝外人给的食物,那是傻子行为。
     显示,霍立钊不是傻子,可有人却不惧傻子行径。
     矮平房唯一的女人,倏地踉踉跄跄地走到霍立钊身边,妖娆倾斜而诱人坐下,微黄的手臂挑衅的伸过去,一把夺了霍立钊暗里嫌弃推开放到一处的酒杯!
     黄皮女人娇媚撩人:
     “大叔,一个人啊?你…要不要请我喝一杯?”
     大叔?!
     “……”霍立钊深邃的凤眸,闻听微眯,衬得他左额眉际的刀疤,愈发凶恶悍匪气势浓厚骇人。
     冷场了三秒,他低嘎喝斥:
     “滚。”
     “别这样嘛,大叔,我就只要一杯血腥玛丽就行了。”
     女人一副欲语还休样,未尽之意明晃晃的……
     正巧,霍立钊面前摆着这杯酒,叫的正是这名字。
     如果魏秀儿在这里,定然要吐槽的!
     可这年代,如血腥玛丽这般鸡尾酒的名字,正是风靡着,且很快会风靡到国内大城市,掀起一股崇洋媚外的不好风气——
     扯回正题。
     霍立钊听到黄皮女人这拉客话意,终于瞟了她一眼,明显这女人、
     或者说这女人身后男人们,盯上他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