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闪婚强爱:老公,你好棒 > 第1884章:希望你能够被关希晴骗一辈子
最快更新闪婚强爱:老公,你好棒 !

    第1884章:希望你能够被关希晴骗一辈子

     盛逸一走,黎姐连忙拍着心口:“这可太吓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 沈云尔还反过来安慰她:“没事了,还好有盛逸。”

     “哦,这位盛……哎?等等,云尔,你说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 “盛逸啊。安逸的逸。”

     黎姐半张着嘴,好半天一拍手,乐了:“他就是盛逸先生啊,你说说,这可太巧了吧!”

     沈云尔一脸茫然:“他是谁?你认识?”

     “他就是今天我要带你见的资方啊!”黎姐笑了起来,“这可不真是太巧了吗!”

     “是他?你要带我见的就是他?”

     “对啊!”

     沈云尔愣了几秒,随后也笑了。

     这已经不仅仅是缘分的事情了,好像……好像就是上天特意安排。

     一天见三次,都是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,恰好,他还是她下一部戏的资方。

     也许,沈云尔想,这就是傅云歌所说的“红鸾星动”?

     “你和盛总认识?”黎姐问道,“还是,他只是碰巧救了你?”

     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 沈云尔一时间犯了难,这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啊。

     “不太熟,”沈云尔斟酌了很久,说道,“见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 “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是……情侣呢。”

     沈云尔赶紧摆手:“不是不是的,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 “哈哈,”黎姐笑道,“说起来啊,沈太太也私下里悄悄的问过我,提起你的感情状况。云尔啊,你的条件太好了,太优秀了,所以才会一直单身着。”

     “我妈怎么会找你打听这些啊……感情的事,不就是靠缘分么?”

     “是啊,我看,你和盛总,缘分不就是来了吗?”

     沈云尔哭笑不得:“你不要乱点鸳鸯谱好不好!”

     “行行行。”黎姐点头,“只谈工作,不谈感情。等会盛总回来了,我们还要去包厢里,细谈一下这部戏的事。”

     半个小时后,盛逸回来了。

     “怎么样?”黎姐关心的问道,“找到那两个人了吗?查清楚底细了没有?”

     盛逸回答:“已经扭送派出所了。”

     “这么快?”沈云尔说,“查清楚了?”

     “嗯,是两个私生粉。”盛逸说,“他们通过一种特殊的电子卡,开了你的房门,然后在里面等你。另外,警方还从他们的住所里,搜出来大量你的海报和明信片……”

     黎姐吓得不轻,连连说道:“以后还是要多注意,这次还好有盛总,下次要是再出现这种情况,没有这样好的运气,那可就坏事了。”

     沈云尔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 是私生饭,不是绑匪不是对手派来的恶人,她倒是觉得心里稍微没那么难受了。

     毕竟,她是出了名的脾气好,温温柔柔,对待谁都是和和气气的,为什么还会结仇。

     人的嫉妒心真的有这么大吗?

     现在证明,是粉丝,而且是心术不正的私生饭,她反而心安。

     “谢谢。”她眼睛微亮的望着盛逸,“真是麻烦您了。”

     “云尔小姐如果要跟我客气的话,那我就要收费了。”

     她一笑。

     盛逸也唇角一勾:“云尔小姐,不如请我喝杯茶吧。”

     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 黎姐趁机说道:“盛总,我是云尔的经纪人小黎。刚刚我才了解到,您就是云尔下部戏的资方,您看看,这不是巧了么。”

     盛逸有些意外:“定的女一号是云尔?”

     “对啊,制片人没跟您说?”

     “缘分,”他不由得再次说道,“具体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 静谧的茶室里,资方,制片人还有编剧,以及沈云尔,几个人围坐在一起,展开了讨论。

     沈云尔没化妆,皮肤白皙,稍微有些憔悴,但依然是遮不住的美。

     盛逸的目光,时不时的就落在她的脸上,在没有人发现之前,又悄悄的挪开。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傅园。

     早晨,阳光穿透云层,照进了房间,落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 傅胜安在衣帽间里换西装,陆依姮顶着半干的头发,坐在梳妆台前护肤、化妆。

     两个人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 晚上一张床睡,中间却隔了好几十厘米,早上各忙各的,再一起去公司。

     在外人面前,像极了一堆恩爱夫妻。

     傅胜安一边扣着西服扣子,一边说道:“下周是妈的生日,别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 “知道了,”陆依姮刷着睫毛膏,回答道,“这次,妈是打算怎么过的?和以前一样,只宴请那些老友亲朋,还是要大肆举办?”

     “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 她一顿,侧头看向他:“你妈的生日怎么办,你都不知道?傅胜安,你很没有心哎。”

     “她想低调,但爸这一次想把规模办大一些。”傅胜安回答,“所以我才不确定最终结果是怎样。”

     “借口。”

     傅胜安往外走的脚步一顿:“这怎么是借口?”

     “我要是问云歌,她肯定知道。”

     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 陆依姮挑眉:“打个赌?”

     “赌什么?”傅胜安反问道。

     她想了想:“我要是赢了,你就一个月别见关希晴。”

     傅胜安的脸色微微一变,继续往外走去:“无聊。”

     “怎么,你是不敢赌吗?”陆依姮提高音量,“儿子向来就没有女儿贴心,不然怎么会说,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,不说儿子是小棉袄?”

     他已经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 “切。”陆依姮自言自语,“一提到关希晴就那个鬼样子。我倒是真希望,你能够被关希晴骗一辈子,不然的话,等你有一天发现了她的真面目,你会非常难受的。”

     瞧瞧,爱情真是让人上头。

     这个时候了,陆依姮在乎的,是傅胜安会不会难过。

     根本就是控制不住的下意识思维。

     不过,她还是拨了云歌的电话:“妈下周生日,是打算操办一番,还是一起吃顿家常便饭啊?”

     “爸说,要大办呢。”傅云歌回答,“虽然妈咪不太愿意,但抵触情绪不是很强烈。你和哥哥刚结婚,妈咪又生日,双喜临门,这是傅家的大喜事。”

     “我知道了,那我得要去挑礼物。”

     “正好我也要,一起?”

     陆依姮一口应下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 给长辈送礼物,要精心挑选,还要有意义,挺费心思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