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闪婚甜妻:慕少,难伺候 > 第1723章 全文终
最快更新闪婚甜妻:慕少,难伺候 !
    第1723章 全文终
     唐亚听着战深的话,泪水不知不觉就盈满了眼眶。但是她不能哭,至少不能在战深面前哭。
     “战深,肖乃新也快到了。”她提醒着战深,但浓重的鼻音又怎么可能掩盖得住呢?
     战深几乎是她话音刚落便听出了她的不对。
     “唐亚。”他缓慢地将行李箱放了下来,走到她的面前,将低着头的唐亚拥进了怀里,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     “我这个月想到了很多以前的事,想到了你和我曾经有过的快乐时光。”他轻声说着,声音是从来没有过的柔和,“这么多年,我一直执着于将组织发扬光大,只顾着自己的那点欲望,几乎从来没有考虑过你们的感受。”
     唐亚在战深怀里轻轻地啜泣起来,身体却也不自觉的放松下来。
     “其实从秦溪那时候起我就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,我执着的想向你向她证明自己,证明自己有权有钱,有给人幸福的能力。可是直到你那天在旧医院里对我说出那番话,我才终于明白自己这么久究竟在证明什么。”
     战深轻轻地拍着唐亚的脊背,轻声细语,“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幸福,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。”
     “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沉浸在自己就是主宰的幻想里,从来没有将你们,将组织里的成员看作是和自己一样会哭会笑的人。”
     唐亚心中渐渐涌起了一股不知名的温暖,从四肢百骸里喷薄而出,渐渐的将她整个人包裹了起来。
     “我知道我以前做错了很多事,但从我看见你面色惨白的躺在监护室里的时候,我就下定决心要改变了。”战深的声音温柔而有力,带着一种坚定。
    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说出这样的一番话,也不知道唐亚究竟会流露出什么样的态度。但他却也根本控制不住了。如果今天不说,他害怕自己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。
     “你能原谅我吗?”他轻轻地说着。
     唐亚在他的怀里沉默着,有些凌乱的呼吸声证明着她的心绪仍然还没有平静下来,
     良久,就在战深都快要放弃的时候,唐亚的手动了。
     她轻轻地将手搭在战深肩膀上,缓慢而坚定地将他推开。唐亚的脸上还带着泪痕,但盈盈目光里却已经平静了下来。
     “战深,你的错已经铸下了,你该祈求的不是我的原谅。”她的红唇轻启,缓缓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     战深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。
     “我不过只是为了离开组织给了自己一刀,而陆慎的手却是实打实地被砍了下来,宋娟和她的家人更是已经失去了性命。”唐亚的目光里带着悲伤,看向战深时有眷恋,却也有疏离。
     “这些当然不能全部怪你。可是你却在里头充当了帮凶。”
     战深惭愧地低下了头,脸上满是无奈和痛苦,却没有一句反驳。没有经历刻骨铭心的痛,他又怎么会理解唐亚的心情呢?
     “我不能替他们原谅你,也不可能替他们原谅你。”唐亚平静地说道,然后上前一步,将战深刚才放在一边的行李箱提了起来。
     她的脸上闪过一抹悲伤,但很快被她掩饰了过去。
     “肖乃新应该已经到了,我先下去等他。”唐亚和战深说了最后一句话,然后提起行李箱径直走出了病房。
     战深扶住墙,弓着背剧烈的颤抖了起来,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。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唐亚和肖乃新离开了病房,一个月后,她和肖乃新一家人飞到了密城。
     从组织中脱离出来之后,唐亚起初还有些不适应,总是会在梦里惊醒。可随着她申请的学校开了学,投入进忙碌的学习之中后,唐亚也终于渐渐习惯了普通人的生活。
     她也会为了赶deadline而熬夜写论文,会和小组成员讨论作业,然后在电话里和胡悦痛骂组员的无能。
     渐渐的,那十几年的特工生涯逐渐在她脑海里变得模糊起来,要不是腹部隐隐留下的伤疤还提醒着她,她都快要忘记自己曾经是一个叫做组织的特工机构的二把手了。
     直到三年后的某天下课,教授让她去教学楼某个课室里听讲座,她遇见了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——秦溪。
     秦溪也很快认出了她,两人便在课后约在咖啡厅里见了面。
     “我听到你离开组织的消息时还以为是假的呢,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见了你。”秦溪笑着说道。
     唐亚的气质在这段时间里也逐渐变得恬静起来,笑出来的时候更是多了几分画中才有的独特气质。
     “谁能想到呢?我们两个人居然会在校园里遇见。”唐亚也不可置否地笑了笑,目光落在了秦溪微微隆起的腹部,有些惊讶又有些了然地看向她。
     秦溪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对唐亚露出了一个幸福平和的笑容。
     “听说战深在你离开之后便终止了和白书雅的合作。后来白书雅找到了另一个结婚对象,两年前领证了。”
     秦溪淡淡地说着,一边说一边看向唐亚,“听陆慎说,战深后来将一个叫做权媛的女人引入了组织,现在已经基本放权给她了。”
     “你可知道那是谁?”
     唐亚笑着摇摇头,虽然嘴上说着,“我哪里知道那么多。”但她的心里却有些惊讶,战深向来是最在乎组织的,为什么现在居然放弃了组织的管理权?难道是他又发生了什么事?
     她虽然想问,但对象毕竟是秦溪,料想也问不到太多信息,便只好偃旗息鼓。
     但秦溪却转头来问她了,“那你呢?没有再谈恋爱吗?”
     唐亚摇摇头,搪塞道,“我忙着学习,哪有这个时间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她心里所想的,除了她自己又有谁知道呢?
     秦溪只是跟着师长来访问,也不能多留,于是两个人的交谈很快便结束了。
     回出租屋的路上,唐亚还在想着刚才秦溪说的话,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自己家楼下。
     “您好。”一个熟悉的男声用中文冲着她打了个招呼,“请问唐亚是不是住在这?”
     在听到那个声音的一瞬间,唐亚的眼眶便红了。她颤抖着抬起头,怀里的书啪的一声掉落在地,却也顾不得捡。
     “战深……”她呢喃着,唤出了这个她在心底念了三年的名字,然后顾不得周围路人惊讶的目光,扑进了那个冲她敞开的怀抱。
     也许这一次,他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吧?—
     全文完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