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三爷,夫人她又惊艳全球了 > 第1475章 调酒大赛(1)
最快更新三爷,夫人她又惊艳全球了 !

    第1475章 调酒大赛(1)

     聂向晨终于坐不住了,他猛的站了起来,“该吃午饭了,你们不饿吗?”

     风月眠问公上晴,“徒弟,你饿吗?”

     公上晴摇头,“不饿。”

     风月眠也摇头,“我也不饿,要不小晨啊,你自己先去吃吧,我们再练会儿调酒。”

     聂向晨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也不饿,那个,我也想学调酒。”

     说完,他快步走过来,强制的站在公上晴和风月眠中间。

     风月眠憋着笑说:“那就让我徒弟教你吧,你这个门外汉,配不上我来教,我出去歇会儿。”

     风月眠快步出去,坐到阳台的茶桌前,看着已然凉透了的茶,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,细细的品了起来,这凉了茶倒也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 调酒室里就剩下聂向晨和公上晴。

     公上晴抬头看他,淡淡的问:“你真要学?”

     聂向晨抿了抿唇,“学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 公上晴便开始公式化的给他讲解,“你初学,先教你最基础的吧,你拿起这个调酒壶,看我拿着的样子,照着这样拿……”

     公上晴并没有手把手的教他,聂向晨略略有些失望,学了几分钟就没有耐心了,他皱着眉头,“算了,不学了,以后你调给我喝,咱们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 公上晴摇头,“我不饿,你跟师傅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 聂向晨皱了皱眉,“怎么会不饿?就算不饿,到饭点也该吃饭,这样对身体好。”

     公上晴抬头看了他一眼,突然笑了起来,“好,也对,如果我身体不好了,也保护不好你。”

     说完,她收拾了调酒台,准备跟聂向晨一起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 聂向晨被她那句话怼的有些憋屈,却又无从解释。

     ——

     三天后,到了调酒大赛的日子。

     叶萌提前便给公上晴准备了一套衣服,是一套很酷的女装,一套连体的黑色紧身皮衣,像是为公上晴量身订做的一般,穿上正好,将她娇好的身形完全勾勒出来,又不会像礼服那般累赘,调酒也可以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 除了这一套衣服之外,还有半张银色的面具。

     她亲自开车载着公上晴到了比赛现场。

     公上晴坐在车上有些紧张,叶萌安抚她,“不要紧张,咱们也不是非要赢,尽力就好,去吧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 她亲手将那半张银色的面具戴到公上晴脸上,替她拢了拢头发,在华国的这一段时间,公上晴已经没有再剃头了,她的头发已经到了耳垂下面,此刻被叶萌梳成一个帅气的偏分。

     “您会进去吗?”公上晴问叶萌。

     “会,我会一直在台下看着你。”叶萌轻轻的笑道。

     公上晴点了点头,这才下车,叶萌又往她手里塞了一张小卡片,这是参赛人员才有的卡片。

     她看到卡片上赫然写着,姓名:授渔。

     她眨了眨眼,“授渔?”

     叶萌轻轻的笑,“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的授渔。”

     公上晴立刻明白了叶萌的意思。

     叶女士一向都不会直接给别人钱去帮助别人,却会教会别人去做一件事情,让他自己去赚钱。

     比如她,又比如清吧曾经的驻唱歌手唐泽。

     叶女士把他捧红,他却背叛了叶女士。

     想到这里,公上晴的手便握紧了几分,她一定要拿到冠军,她以后也一定不会背叛叶女士,一定,一定不会。

     “谢谢您!”公上晴朝叶萌鞠躬,“我好喜欢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 叶萌扶了她一下,然后挽住她的胳膊,“好了,快进去吧,以后这就是你在调酒界的名字啦。”

     公上晴点头,两人一起进去。

     叶萌在观众区寻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 公上晴则走到台上,将自己的卡片递给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 所有人来参加比赛都是经过特别打扮的,毕竟这一次的比赛是会上电视的,可是像这样子把脸遮起来的还是第一人呢。

     那位工作人员好心提醒,“这位小姐,这一次的大赛是国际型的,咱们也有请电视台的,会在电视上循环播放三次的,就算拿不到冠军,也算是一个露脸的机会,有名气的。”

     公上晴只是摇了摇头,“不用,谢谢!”

     那工作人员也没有在意,只是将她的名字登记上去,一边写还一边念着她卡片上的名字,“授渔,挺奇怪的名字,不过还蛮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 登记完,给了公上晴个牌子,上面写着23.

     这是她的号码,今天来比赛的人还不少,有四十多人,她不算前面,也不算太后面,这个位置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 她拿着牌子到旁边等着一会儿叫号。

     她过去排队的时侯,这里已经站了许多人。

     有男有女,每一个人都穿的格外漂亮,有的女子还穿了礼服。

     男人们有穿西装的,有穿燕尾服的,各式各样的都有。

     公上晴站在人群中间,心里紧张异常。

     旁边有一个女孩儿问她,“你没有带一个助理来吗?今天比赛可以带一个助理的。”

     公上晴摇头,“没有带。”

     那女孩儿轻笑了一下,又问:“你是哪个酒吧的?”

     “纯度清吧的。”公上晴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 一听这个名字,那女孩儿只是轻笑了一下,然后再不跟她搭话了,跑去跟旁边的人聊天。

     模糊间,她听到那个女孩儿跟别人说:“她是纯度清吧的,穿的可真是搞笑啊,还戴了面具,我听说,纯度清吧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生意了,大概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调酒师,才会没有生意的吧?”

     旁边几个其他的调酒师都朝着公上晴看过来,脸上带着嘲讽的笑,有一个看起来有些娘的男调酒师说:“纯度生意不好,调酒师是一方面的原因,还有另一方面,因为夜魅开在了纯度对面,夜魅有casey撑着场面,纯度却是什么也没有,之前有个挺出名的驻唱歌手,叫唐泽,是给《三生石》唱过主题曲的,有名的很,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选择纯度,后来听说也跳槽到了夜魅,我看这纯度是没有翻身的机会喽。”

     听他这么一说,大家都恍然大悟,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这纯度是没有翻身机会了,不过,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?”